还是预告

下周就更一篇啦!日常暂时打住更新……

【我才不会说是因为我没梗了】

-

《遇秋》

“鹿晗,让你前男友当你伴郎,你心是得有多大啊。”

-

我想吃桂花圆子酿!嘤!

一个短打。

“欸哥,小黄又长胖了。”

在赤道呆久了的直射光线终于肯挪动步子去往南回归线,傍晚的阳光照着吴世勋和身上的猫都懒洋洋的。

“换季了,小黄毛都炸开了,只是虚胖而已。”

或许对于南方的城市,近几年只有夏冬没有春秋。鹿晗打了个喷嚏,明明才十月中旬,他甚至都想把毛衣捞出来套在身上。

“我咋觉得上次给他洗澡的时候肚子上肉肥了呢?”吴世勋捧着小黄的肥脸,揉了又揉,“你看看这肉,老了绝对下垂。”

鹿晗笑笑:“人老了脸都下垂,又不是前辈们那种冻龄脸,何况猫。”

“嗯……”吴世勋抬起头瞅瞅他,眼尾带了点笑意,“哥你也是冻龄脸啊~”

“嘿你个臭小子,嫌弃你哥老啊?”

“不敢不敢,怎么可能呢。”

小...

【勋鹿】荒

-

短篇,编辑受x作者攻。

-

Part 1

-

“啥?!你又和吴世勋分手了?!”

边伯贤的高音轰炸穿透耳膜,鹿晗拿远了手机,气定神闲:“淡定,你都知道不是第一次了还这么激动干啥。”

“哥你不激动我激动啊!!你不知道你家Sehun太太一分手就不写文吗!交稿日就在这两天了啊喂!!”

“啧,我又不急。我现在都不是他编辑了。”

“哈?!”

“看微博去。”

鹿晗晃晃鼠标,快要黑下来的屏幕亮起,微博刷新第一条正好是吴世勋刚刚更新的动态。

“M.L.X.杂志-Sehun:一段新的写稿情【caiguai】。@M.L.X.杂志-编辑朴灿烈”

“我靠你俩擅自换编辑经过我同意了吗!...

【勋鹿】S先生和L先生不定期更新的日常(17-18)

17.

某次S先生上节目,真心话的环节主持人问了一个问题:“世勋听过最鬼畜的歌是哪首呢?”

S眼珠转了转,一首英文歌脱口而出:“《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》”

主持人小小的惊讶了一下,又问为什么,得到的答案是S神秘的一笑。

而坐在电视机前守直播的L默默捂住了脸,主持人不知道,他知道啊。

因为他俩第一次发生关系后,S没把持住用力太猛,导致L先生第二天没起得来床,瘫在被子上宛如一条咸鱼,任由S给他揉腰捏腿。

突然地,L翻了个身,对着S勾了勾手指:“勋er,过来。”

S先生顺从的俯下了身子,L拢上他的耳朵,突然开嗓唱了一句:“We...

【勋鹿】S先生和L先生不定期更新的日常(11)

返回去翻前面的才发现日常11掉了。(……)

补发一下吧。

-

11.

关于公开出柜这事,其实也算半个意外。

S和L刚谈恋爱没多久,S和公司闹了矛盾准备解约,结果上东家拿出一系列不知道什么时候签订了不平等合约,要求S赔偿一笔数额巨大的违约金。L刚建立了自己的公司,也不好再向家里要钱,本来准备公开的事情也随着S每天焦头烂额处理各种事物泡了汤。

有次L和隔壁老张同志合作出了专辑,有个节目邀请他俩谈谈创作经历。有个粉丝提问为什么这首专辑甜到冒泡,Layxi一个没忍住,开始吐槽。

Lay:“哎哟喂我跟你们港,你们是不知道鹿哥在写曲子的时候笑得那叫个春心荡漾……”

L:“老张!闭嘴!”...

你们懂我意思吧

来个预告

这周我要勤奋了。

-

《Rose》

“玫瑰依旧鲜艳,可惜不是给你的了。”

短篇1500+,cp勋鹿,BE,微虐。

-

《荒》

“我的心曾寸草不生,后来你到这儿走了一遭,从此莺歌燕舞,草长莺飞。”

还是短篇1500+,cp勋鹿,HE,小甜饼。

-

《S先生和L先生不定期更新的日常》(17-18)

17.关于S先生觉得最鬼畜的一首歌。

18.关于L先生与S先生的聊天记录。

-

over,这周六统一投喂。


【勋鹿】假如我的爱人变成了动物(世勋版)

也是前面那个短篇【假如我的爱人变成了动物(鹿晗版)】的姊妹篇啦。

想看鹿小晗版本的可以去短篇合集里翻翻。

-

-

身为一个连续几天通宵赶稿子的作家,鹿晗突然觉得自己这几天是不是睡眠不足了,要不然,他怎么会看见自家爱人兼编辑吴世勋同志,变成了一头幼狼呢。

-

Part 1

-

完成自己在微博上立的日更两万的flag后,鹿晗揉了揉眼,伸了个懒腰。

“世勋?你起来了吗?家里还有咖啡吗?”

没有任何回音。

鹿晗朦着睡眼,往后探了探头,然后僵在了原地。

等等,他家里为什么会出现一只长着狼耳朵狼尾巴的不明生物?!还睡在吴世勋专用的躺椅上?!?!

通宵赶稿迟来的睡意瞬间又散了...

S先生和L先生不定期更新的日常(16)

怕被屏蔽,图片奉上。

还是求小蓝手小红心关注!

qvq

一个不太正常的影评

昨天晚上去看《影》,堪称视觉享受,以及无比的震撼。

如果说《悲伤逆流成河》是出乎意料的好(毕竟没看之前我以为悲伤和其他青春电影一样无病呻吟,事实证明我打脸了),那么《影》就是一种太太推荐之后没有落差的好。

超哥在里面演了两个角色,一个真身都督,名子虞,一个影,名靖州。

我并不知道都督为什么死也要收复靖州(也可能是我没太注意),对靖州城的执着甚至可以称为执拗。因为中了杨苍的刀,容颜苍老,身形萎颓,就算这样也要撑着最后一口气,让靖州学会如何应对杨苍的刀法。

子虞给我留下影响最深的一幕。大概是靖州出战前,他在斗室里说,看着那些棋子为他所用,他只用在这斗室里操控棋局,便可收复靖州城。原句忘了,...

1 / 5

© 厌生. | Powered by LOFTER